你的位置:首页 > 帝苑账号注册

帝苑账号注册

2020-02-19

帝苑账号注册独家报道:  波尔即使知道杨逸他们要来也是不敢露面,他是在自己租住的地方等着迎接了杨逸他们。  杨逸吁了口气,道:“能找到他就行,我们至少应该试试。”  格威尔终于松开了杨逸的手,而杨逸看着波尔道:“你最近做的不错?赚了不少吧。”  一切还是为了不被之前认识的人发现,不过,做再多的伪装在现在的科技条件下也是没用的,没被人注意到之前一切好说,可波尔要是被想要他命的那些人发现,那他分分钟还是没命的下场。  杨逸惊讶的道:“赚了六十万欧元?不错嘛!”  杨逸惊讶的道:“赚了六十万欧元?不错嘛!”  “嗨,几天没见,你看起来好了很多。”  波尔就在法兰克福呢,没想到安东所说的这个人也在法兰克福,挺好,杨逸能去法兰克福寻找这个汉斯,顺便还能去瞧瞧波尔。  杨逸沉声道:“他在那家投资银行工作?”  布莱恩挥手道:“那就去。”  放下了手指,安东淡淡的道:“有些事情,不是时间能够冲淡的,有些伤痛不是能够被治愈的。”  波尔一脸淡然的道:“还好,用你给的本钱,我这段时间赚了六十万欧元,然后我将这些钱重新投入到了证券市场,只是我不能亲自出面道证券交易所,还是有些不太方便。”  波尔一脸淡然的道:“还好,用你给的本钱,我这段时间赚了六十万欧元,然后我将这些钱重新投入到了证券市场,只是我不能亲自出面道证券交易所,还是有些不太方便。”  不过有总比没有好,年纪不是问题,薪酬不是问题,一切都不是问题,只要这个人真有能力,杨逸就算开个养老院也是心甘情愿,唯一的问题只是看人家肯不肯加入水组织了。  知道了在哪里工作,那么剩下的就简单了。第562章 理财  布莱恩皱眉道:“让一个股票分析师抛弃收入丰厚的工作?抛弃家庭和亲人来加入一个小小的间谍组织?我不看好这件事。”  波尔就在法兰克福呢,没想到安东所说的这个人也在法兰克福,挺好,杨逸能去法兰克福寻找这个汉斯,顺便还能去瞧瞧波尔。

帝苑账号注册独家报道:  其实杨逸要买什么剧毒物根本不用自己做,间谍用品市场上什么都买的到,但是他不想让格威尔因为太无聊而制造些什么事情出来,然后又觉得或许格威尔制造出什么毒物备用也不错,但总得来说,杨逸就是想给格威尔找点事做,让他别闲着就行了。  “嗨,几天没见,你看起来好了很多。”  杨逸把手一摆,道:“五十万欧元,就这么定了,但我需要什么剧毒物质你得能给我拿出来。”  波尔耸了耸肩,道:“教授快要把我烦死了,如果你有钱赶快给他一些让他建个实验室好了。”第562章 理财  安东笑了笑,他指了指自己,然后又指了指保罗,最后指向了布莱恩。  格威尔终于松开了杨逸的手,而杨逸看着波尔道:“你最近做的不错?赚了不少吧。”  布莱恩皱眉道:“让一个股票分析师抛弃收入丰厚的工作?抛弃家庭和亲人来加入一个小小的间谍组织?我不看好这件事。”  安东笑了笑,他指了指自己,然后又指了指保罗,最后指向了布莱恩。  安东淡淡的道:“不一定,我之所以会提起这个人,是因为我知道他很痛苦,看着自己的奋斗的目标在快速崩塌却无能为力的痛苦。”  格威尔和之前没有太大的不同,他和杨逸握了握手,然后对着杨逸很是诚恳的道:“你需要投毒吗?”  格威尔就是闲的,杨逸的脸严肃了起来,然后他沉声道:“你的思想很危险啊,教授,我们可不沾毒品生意,绝对不沾。”  “德意志银行。”第562章 理财  “作为间谍怎么可能不投毒呢?我听说你最近发财了,有没有兴趣建立一个实验室?不需要太大,也不需要太多仪器的,有个几十万美元就足够了,你需要什么剧毒物质我都能给你,或者你想赚钱吗?我考察过了,德国市场上的冰质量很差,而我看了个电视剧很受启发,绝命毒师你看过吗?那里面的主角只是个化学老师,而我可是教授,我可以制冰,我保证能制造出市场上最好的冰。”  和清洁工这边敲定了行程,杨逸看向了安东,笑道:“你还知道些什么,都说一下嘛。”  格威尔一脸的急躁,他急声道:“那就不碰毒品,可是你们总有要用到投毒的时候吧?买来的哪有自己家做的好呢,你需要什么?蓖麻毒素?青化钾?不管你需要什么,我都能给你造出来,只要你给我一个实验室再加上一些小型设备就好,真的只需要小型设备就好!”

帝苑账号注册独家报道:  杨逸惊讶的道:“赚了六十万欧元?不错嘛!”  其实杨逸要买什么剧毒物根本不用自己做,间谍用品市场上什么都买的到,但是他不想让格威尔因为太无聊而制造些什么事情出来,然后又觉得或许格威尔制造出什么毒物备用也不错,但总得来说,杨逸就是想给格威尔找点事做,让他别闲着就行了。  杨逸沉声道:“他在那家投资银行工作?”  布莱恩沉默了良久,终于道:“是的,我们该去找到这个人,至少问问他的想法。”  格威尔终于松开了杨逸的手,而杨逸看着波尔道:“你最近做的不错?赚了不少吧。”  杨逸沉声道:“他在那家投资银行工作?” 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,那行程就已经可以定下来了,杨逸马上给埃尔文打了电话,请埃尔文帮忙办理去德国的签证并安排飞机,因为这次是和清洁工的合作,所以撤离的时候想去哪儿清洁工都会帮忙,而且还是免费的,但是等到了德国,这次合作彻底结束后,水组织再想去哪里就得掏钱了。  格威尔一脸的急躁,他急声道:“那就不碰毒品,可是你们总有要用到投毒的时候吧?买来的哪有自己家做的好呢,你需要什么?蓖麻毒素?青化钾?不管你需要什么,我都能给你造出来,只要你给我一个实验室再加上一些小型设备就好,真的只需要小型设备就好!”  格威尔就是闲的,杨逸的脸严肃了起来,然后他沉声道:“你的思想很危险啊,教授,我们可不沾毒品生意,绝对不沾。”  安东想了想,道:“原来我监视他的时候,汉斯二十六岁,正在和一个姑娘在谈恋爱,而那姑娘不知道他的真实工作,等我离开德国的时候他也已经和那姑娘分手,后来在法兰克福见到他的时候,他已经是股票分析师了,我能认出他来,但我没有再次调查他,我只是扔出了他而已。”  几个月没见,波尔的精气神已经完全不一样了。  这个汉斯也已经五十岁了,已经过了作为情报分析员的黄金时期,而安东能提供的也只是二十多年前的资料,过了这么久,再把当年的一些资料拿出来也没了什么意义。  杨逸沉声道:“他在那家投资银行工作?”  “德意志银行。”  波尔就在法兰克福呢,没想到安东所说的这个人也在法兰克福,挺好,杨逸能去法兰克福寻找这个汉斯,顺便还能去瞧瞧波尔。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